夕雾

[铂金组]这个时代的爱与痛4

妾身的少女心。。。

临界密度:

05.17 17:21
>>这个时代的爱与痛4
>>木辛什三
>>铂金组
>>说好了某个人的生贺,磨蹭了半个多月,总算赶上了。前后文风差异较大,因为是隔了很久的东西呀xxx


娜塔莉亚•阿尔洛夫斯卡娅,一个冰雪一般的女子,一个与阿尔弗雷德完全相反的存在,可是究竟是哪一点让他如此沉迷于这样的女子呢?
他记得那时候还是春天,他搬着一大箱书从学生公寓出来,初春温暖的阳光让人们脱去了厚重的大衣,像阿尔弗雷德这样年轻力壮的小伙子自然没有逃掉把那些已经毕业的前辈们的书搬到外边的收废品站。树木冒出鲜嫩的绿芽,这就像是那些光秃秃的树枝吸收了一个冬天的日月精华最完美的表现。它们散发出青涩好闻的味道,似乎整个世界就像一只刚刚睡醒的猫,它伸展着腰肢睡眼朦胧,是这个初生的世界呀。


阿尔弗雷德握住生锈的门把手,好不容易将那些没用的东西处理掉,他的肚子向他提出了抗议。或许应该和弗朗西斯他们去喝上一杯,可不能让亚瑟碰那些酒精,不然他们可没有那么多钱来赔偿食堂的损失。这么想着他不禁哼起了小调,脚步也变得轻快起来。


学校的公告栏前总是挤满了人,那些学哥学姐总是欺负新生,他们会仗着自己的学龄将那些新生排挤在外。哦当然,这些事情弗朗西斯早就告诉过他了,包括什么时候能够独享这个公告栏。那天傍晚,阿尔弗雷德的胃袋里塞满了新生欢迎会的食物,他满足的摸着肚皮来到公告栏前,身上的衣服早已经在刚才的玩闹中被汗水浸湿。夕阳为那层钢化玻璃染上一层金红,包括公告栏前那个瘦弱的身影。


那真是个奇怪的女孩子,她穿着蓝色的呢子大衣,一条米白色的围巾遮住嘴唇,头上的白色蝴蝶结随着风轻轻摆动,金色刘海下是一双清寒的眸子。


他从未在新生欢迎上见过这个女孩子,阿尔弗雷德绕到这个女性旁边,她的侧脸像极了某个人,却比那个人柔和许多。要知道他和那个二年级的学长在开学第一天就打了一架,他抓抓自己那头金黄色的短发,首先开口:“嘿,你好啊同学,你是新生吗?我叫阿尔弗雷德•琼斯,很高兴认识你。”


那女生听到他的声音,有些厌恶的皱皱眉毛,她闭上眼睛,看样子似乎在深呼吸。没有得到回应的阿尔弗雷德自然是有些不高兴,他得寸进尺的伸出手在她眼见晃了晃:“同学,你醒着吗?”


“如果你还想留着你的手,就少来烦我,死胖子。”她的声音冷冷的,这让阿尔弗雷德想起了盛夏中的冰淇淋。


死胖子?哦上帝,就算他很喜欢吃汉堡薯条之类的油炸食品也没有胖到那种地步吧,他阿尔弗雷德以前好歹也是长跑运动员,那叫肌肉。连肌肉和赘肉都分不清的女孩子,真是有趣。


他自动过滤了对方话里带有讽刺意味的称呼,扯开话题:“你不热吗?穿得这么多,你看我都出汗了。”阿尔弗雷德看看女孩身上的呢子大衣,又看看自己的白色薄毛衣,他可没有说谎,虽然不是大汗淋漓也差不多能够浸透那件白色毛衣了。说到出汗,他才发现自己身上有股淡淡的汗味儿。哦阿尔弗雷德,你知道人家为什么这么对你吗?没有那个女生会喜欢这种味道。他赶紧后退几步和女生保持距离,那人转过头看着阿尔弗雷德,脸上没有太多表情的变化,就像被搭讪的不是她一样。


“你叫什么名字?我可是把自己的名字告诉你了哦。”


“我又没有让你把名字告诉我。”


“说啦说啦,我们交个朋友又不会考试不及格。”


“滚。”


这也算是和娜塔莉亚认识了吧,虽然第一印象差劲得要命,还没有问出对方的名字。听弗朗索瓦丝说那是伊万的妹妹,伊万•布拉金斯基就是那个在开学第一天与他大打出手的学长,也是弗朗索瓦丝的男朋友。老天,为什么这家伙的人脉总是让阿尔弗雷德在意?尤其是那个叫做娜塔莉亚的女孩子。


阿尔弗雷德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对娜塔莉娅如此上心,她就像是一颗散发着微弱光芒的星辰让他忍不住去靠近、去保护,即使娜塔莉娅对他毫无半点好感,他也觉得自己是值得的。


他们一起上课,下课后一人手里拿着一杯奶茶在校园的小路上散步,即使那是阿尔弗雷德自己死乞白赖跟过来的,用他的话来说就是“一个英雄怎么能错过和美丽的小姐约会的机会呢”,可他好像没注意在他这么做的时候已经被对方列在黑名单上了。


他说不清自己对娜塔莉娅是什么感觉,他想要像个英雄一样去保护她,一个真正的英雄。他不明白为什么娜塔莉亚总是像看仇人一样看待自己,就算她的哥哥曾和自己有过过节,但是那都是以前的事情了,再说了自己已经向那个混蛋的俄罗斯北极熊道歉了不是吗?


“你换了口味吗?我一直以为你喜欢那种火热的辣妹,没想到你会被这种像白橡树一样的冰雪女王给吸引啊,啧啧,年轻真好。”亚瑟总是拿这种话来开他玩笑,阿尔弗雷德并不生气,谁让这是事实呢?每当这个时候那就会不好意思的笑笑然后给一个充满干劲儿的回嘴。


娜塔莉娅啊娜塔莉娅,为什么我偏偏喜欢的是娜塔莉娅?


为什么呢?这个问题阿尔弗雷德自己也想不懂。


初夏,人们早就换上了T恤衫,操场上的运动员挥汗如雨,整个世界像置身于火炉之中,太阳丝毫不留情的烤在人们身上。阿尔弗雷德依旧粘着娜塔莉亚,为她拿书包,讲笑话逗她开心(尽管对方认为他这么做很傻就是了)。娜塔莉亚没有脱掉那件呢子大衣,只是那条米白色围巾不知道什么时候被遗忘在教室的角落。


在运动会上,阿尔弗雷德作为足球队的候补队员,他没能上场。在亚瑟拿这个茬嘲笑他的时候,他总是说教练没有眼光,不会欣赏他的足球技术。他穿着蓝色印有大大“8”号的T恤衫,目光在观众席上快速扫过。一遍,没有,两遍,也没有。他摘下眼镜揉揉发酸的双眼,戴上眼镜抬头的那一瞬间他终于发现了那个瘦瘦的、总是穿着呢子大衣的身影。她坐在台阶上,手里拿着一瓶可乐正在往这边看,在对上阿尔弗雷德目光的时候又快速扭头看别处。


“娜塔莉亚!”阿尔弗雷德朝她挥挥手,她对他点头示意。阿尔弗雷德心里有着说不出的高兴,因为他知道娜塔莉亚和她哥哥是不喝可乐的。


阿尔弗雷德忽然起了恶作剧的念头,他想要看看被吓到的娜塔莉亚。他绕到观众席后面,他看到娜塔莉亚从台阶上站起来四处张望,那是在找他吗?他悄悄从后面靠近她,双手猛地搭在娜塔莉亚的肩膀上,她的脚下一打滑,失去了平衡。阿尔弗雷德去拉她,却不知道被哪个乱窜的人踩中后脚跟,他搂着娜塔莉亚从台阶上滚下去。顿时他感觉天旋地转,脑袋昏昏沉沉的,手臂紧紧搂着怀中瘦弱的娜塔莉亚。


人群起了骚动,隐约中他听到有人大喊“有人从台阶上摔下来了!”,“快看看他们怎么样!”、“把他们两个拉开!”


拉开?不!不要动英雄的娜塔莎……


他想要搂紧她,却使不上力气。当他费力睁开眼睛,看到的是娜塔莉亚焦急的脸庞,她的嘴唇一张一合。


你是在叫我的名字吗?你终于叫我的名字了,就算你还是叫我死胖子也没关系,有谁能将这个绰号叫的比你更让我喜欢呢……


他闭上眼睛,感觉有什么温热的东西滴到他脸上然后变凉。他闻到娜塔莉亚头发上的清香,在失去意识的前一秒他回想起曾经问娜塔莉娅的问题。


“娜塔,你怎么总是穿这么多,你不热吗?我穿短袖衫都觉得热”


“因为你的心是热的。”


我想温暖你的心,想让你脱掉这个如同保护壳一样的大衣。


阿尔弗雷德腿上缠着厚厚的绷带,拄着拐杖的样子没少让同学嘲笑,大概这段时间他都不能像曾经一样蹦蹦跳跳了。倒是娜塔莉亚,她变得亲切很多,会上下楼梯的时候搀扶着他。他觉得不能再这样下去了,他喜欢娜塔莉亚,无可抑制的喜欢她。


“娜塔,我喜欢你。”放下吃到一半的午餐,他对坐在对面的娜塔莉娅说,他感觉那人的动作明显僵了一下。


“谢谢。”娜塔莉亚放下刀叉,用纸巾擦擦嘴。


“我是说真的。”


“我知道。”


“那你的表示呢?”


娜塔莉亚把耳畔铂金色的发丝拢到耳后:“不行。”


“为什么不行?娜塔你真的那么喜欢你哥哥吗?他有索娅了啊,为什么我不行?我不要你总是一个人,我不要你的心是冷的!”


周围变得鸦雀无声,那些用餐的学生们都向他投来好奇又诧异的目光,他这才注意到自己因为激动的原因站了起来,他的腿在隐隐作痛,不过这点伤口怎么能比得上娜塔莉娅给他带来的痛?


娜塔莉亚那双蓝紫色的眼睛微微张大,脸颊泛起一丝红晕。“那你就把它找回来。”这么说着她解下头上的白色丝带扔出窗外,那条丝带被风带走,在阿尔弗雷德眼里那根本就是嘲笑他无能为力的扭曲变形。


娜塔莉亚看着阿尔弗雷德拄着拐杖一瘸一拐的走出食堂,心中泛起一丝疼痛,有那么一瞬间她觉得自己过分了。



尾声:


“娜塔你知道吗?昨天琼斯为了找什么东西掉进湖里了。”冬妮娅说。


“掉进湖里?”


“是啊,可怜的小伙子他腿上的伤还没好,下午就进医院了……娜塔你有听我说话吗?哎?怎么哭了。”


娜塔莉亚这才注意自己已经泪流满面,一股暖流从心里溢出,慢慢流到全身。身体开始热起来了,好热,真的好热。她脱掉呢子大衣,可这还不够,还是好热。接着脱掉了毛衣。


“姐姐,一会儿的课帮我请个假。”


“请假做什么?”


“去看男朋友。”


娜塔莉亚换上许久不穿的白色衣裙,她看着镜子中那个既陌生又熟悉的自己,露出了一抹灿烂的笑容。


FIN


经过半个多月的磨蹭和修改,我终于写完了这个玩意儿,虽然很渣orz
啊不过这到底也是一篇生贺ouo我终于赶上了!嗯今天就祝你生日快乐吧,虽然已经不在我列里了,答应的已经做到了,快叫我诚实守信小天使!